您的位置: 首页>> 建院艺林>> 正文
寂静等欢喜 雀跃看朝阳
发布时间:2016-06-20   点击数:
 

  张艳艳  

 

  原本该属乍暖还寒的日子,一直裹在羊毛大衣里随时准备抵挡倒春寒,不料天气竟这般乖巧,一夜之间便春光乍现,不免受宠若惊。又怀疑,究竟是天热了,还是心热了……
      之所以这样想,完全是因为昨日交完两个统计报表,从教育厅办公楼里走出来时,瞬间觉得阳光全部均匀地铺在我身上。三个月以来最暖心的一缕阳光,不知道是来自天空,还是来自心灵。
      我跟相飞说这两个统计报表是我近年来最有压力的一项工作。相飞笑着鼓励。说因此便夜不能寐有点言过其实,但这三个月每每想起两个报表心里总会徒增一层无助,却是真的。不是因为它们右上角的行政文号自带一份庄重,也不是因为培训会上听到与《统计法》相关联的字句另有威严,也没有被专家列举的各类统计错误吓到,实在是因为我在面对所有由数字和代码组成的系统和表格面前诚惶诚恐不知所措,我带着这样的心情迎来了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假。
      着手统计之前,心里是完全没有底的。也许是因为前几年尝试着进入统计系统后发现自己的状况与唐僧师徒进了盘丝洞是一个感觉,所以才让无措感率先占了上风。何况系统并没有盘丝洞的亭台花草可以悦目,反倒是有更多令我分不出子丑寅卯的蜘蛛精。蜘蛛精们藏匿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的哪个动作就能惹出剪不断理还乱的蛛丝。我既渴望蜘蛛们帮我织一张恰到好处的天罗地网,又生怕它们任性刁蛮令我理不出千头万绪……
      培训会结束后的那个傍晚,我在新华东街穿行的车流中,忍不住回忆了我与数学的前世今生。我坚信它是我最敬畏的学科。之所以敬,是因为它曾经在基础教育阶段给我带来过无以言表的乐趣,之所以畏,是因为某年某月某一天开始,我再也不曾拥有过驾驭它的能力。那一天,可能是因为函数,也可能是因为数列,也可能只是因为某个公式……总之我抛弃了数学,数学也抛弃了我。

  我又在另一个华灯初上的傍晚,从我精心收拾过的衣柜里找回了一点莫名其妙的自信。我突然想,我眼中那些做了多年科技统计的本科精英们,不是也只有两只手么?他们能做的,我为什么不能呢?无非是脑子里多转几个圈子而已。不砍头不坐牢的,有什么可忐忑的。借着这一点内心渐渐强大起来的曙光,第二天便只身闯入盘丝洞,不带干粮不带枕头恶战一天,虽然第一次校验就跳出一百多个错误,但我心里觉得,我已经打败了大部分蜘蛛精,残留部队,可以以小型战役逐步击破。
      小年唤醒春节的那天,我加了农历乙未羊年最后一个班。各种数字之间严密的逻辑关系让成就感全军覆没。回家路上,看着傍晚的各种车辆从我身边快速驶过,又停在我的车前,亮起鲜艳的刹车灯,羡慕它们都来陪伴和点缀孤独的通道北街,努力幻想它们也是为了来陪伴我。
      春天,与春节的欢笑携手走来。享受各种欢聚喜庆的同时,从来没有将我未曾解破的难题抛诸脑后。还总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试图灵感乍现,甚至在路过老太太房间时,还虔诚地臆想过房间里那个铜质的观音菩萨能助我一臂之力。而每当我大脑里一顿电石火花灵感突降时,便立刻驱车再入盘丝洞,所幸均可奏效,又令我对自己陡然增加一丝盲目崇拜。当然,再路过菩萨时,也没忘合掌致谢,有的没的,总归是有意无意求过人家,真假万物,心里总还要有个礼数的。
      校验错误只剩最后几个的时候,开学了。上报时间越来越近,心里总想着在理科领导帮忙处理之前打败所有蜘蛛精。因为有这样的驱动力,便始终没有放弃我想要战胜它们的愿望。然后我在上报前两天的中午,突然脑洞大开,将零星几个错误悉数瓦解。虽然有统计前辈告诉我,并不是校验无误就万事大吉,但我欣慰于我终于一路摸索走出一回盘丝洞。

  终于坐到审核专家的面前。虽然专家手中的铅笔也在我的报表里留下了圈圈点点,但她的和蔼可亲和周到细心属实能令心头一暖。随后,她笑眯眯地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我说中文。她带着温暖赞赏的眼神回复我,还以为你是学计算机的呢。我腼腆一笑,心里却充满感激。

  问她我的问题是否算多?她亲切摆手。尽管这是专家不吝夸赞的鼓励,但能理解我等隔行如隔山的艰难心路,一是她心智宽厚,二是我生来幸运。总能在许多事情的来去之间收获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感。不管是自己给的,还是菩萨给的,还是所有愿意为我排忧解难愿意给我称赞的每个和蔼可亲的人给的。
      在九楼的会议室里按照专家意见修改数据的时候,想起了我人生中的两次学位论文答辩。本科毕业时,每天只会写日记的我第一次直面学术论文。指导老师的若干电话和答辩时的忐忑依然恍如昨日。还清楚记得答辩前一晚,不小心摔碎了我最喜欢的一瓶花露水,彼时宿舍弥漫着我破碎的惊慌和浓烈的花露水味道……

  硕士论文摆到眼前的时候,我正值哺乳期。每日行使完哺乳动物的使命就忙不迭地去完成学术使命,有时还边喂奶边敲键盘,真有一点点为学术献身的豪迈味道。硕士论文答辩结束的第二天,身体爆发了人生第一次大规模过敏,先生说是精力过度集中导致身体抵抗力下降引发过敏,我倒觉得是答辩异常顺利幸福来得太突然才引发了身体的喜极而泣。
      而多年后,以教育科研战线一个兵的身份参与的这项工作,竟与当年两场答辩感受有些类似。不同的只是,从前玩儿的总归是还算喜欢的文字游戏,今天却要在我不曾涉足的领域寻找出口。手脑并用地算完了所有的数据,又在傍晚的广播里听到3月14日是国际数学日,真是不辱节日使命。

  3月15日中午,将两份报表交到专家手里,与她真诚地致谢。看着我眼中的统计精英们还在摩拳擦掌修改数据的身影,想起我寒假里的自励。人人都是两只手,别人能做到的,我们多试几次,也不是不可以。
   我走出停车场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教育厅的办公大楼。许多年来,去教育厅的次数远远超过我去本市所有大型商场次数加起来的总和。但每次都是因公而去,事后即回,从来没有在公事之外认真感受过这个上级主管部门会牵扯出我别的什么感情。

  当2016年3月15日正午的阳光温柔地拖出我一个细长的身影时,我看着那幢大楼,将视线停留在九楼我交报表的会议室窗口。第一次觉得这里像一所大学,也像我似曾相识的一本书。它既有我曾跋山涉水想要去赴的约会,也有需要我精雕细刻必须完成的许多使命,它既有我百读不厌的一个情节,也有我百读不解的若干方程。它的名字,叫教育。
      我绕过院子里的春草,驶出这座使命光荣任务艰巨的教育大院时,脑子里闪出一句话,时光走或不走,你变或不变,我知或不知,懂或不懂,我的身体和灵魂,将一直跟随你,走在春草肆意生长百花竞相开放的路上,寂静等欢喜,雀跃看朝阳……

版权所有:内蒙古建筑职业技术学院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回民区 内蒙古青少年生态园南侧 邮编:010070

邮箱:imtcc@imaa.edu.cn